【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】手机端浏览器(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,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)
公告: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兔友及时更新收藏,爱收藏不迷路,大白兔永久地址(HTTPS://DBT11.com),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!!!

有一种女人穿上制服就特别有味道(五)


「那过几天杨琪要来,我们要不要去接她?」小君突然眨了眨眼。
  我下意识道:「要,当然要。」
  小君用力摔开我的双手,大声骂道:「试一下你,你就马上就露出色色的马脚!哼,李中翰,你放心,这辈子你别想见到杨瑛!」小君狠狠地跺了跺脚,转身就走。
  「喂,我只是说接她,又没有其他意思。喂,等等我。」我大急,追了几步,忽然想起那只高跟鞋,赶紧回头捡起。幸好小君没有回头,我赶紧把高跟鞋揣进裤子口袋里,然后发狂向小君追去。小君尖叫一声,撒腿就跑。
  我大笑道:「李香君,任凭你跑到天涯海角,我也要把你追回来。」第六四章 受伤
  小时候小君很爱玩捉迷藏,那时候她的个子更娇小,连一个小柜子都可以藏进去,每次我要找她还真麻烦。
  幸好家里不大,能躲的地方就那几个,时间久了,倒也轻车熟路。
  但为了讨小君的欢心,我故意找不到她,经过她躲藏的地方,还唉声叹气小君是不是躲上天、躲入地了,小君听到后又开心又得意。所以只要我一有时间,小君就吵着要和我玩躲猫猫。
  有一次姨妈、姨父外出,就我和小君在家,小君又来缠我玩躲猫猫,我刚要煮饭,本不想陪她玩,见逃脱不掉只好由着她。
  小君欢天喜地四处找地方躲藏,我煮饭又烧菜。等我忙完才猛然想起要找小君,急忙四处翻找,很快在一个小柜子里发现了小君。
  由于憋太久,小君在小柜子里昏睡过去,我吓得大哭,慌慌张张为她做人工呼吸。
  弄了半天,终于把小君弄醒,她醒来后哇哇大哭,半句感谢我的话都没有,就知道大骂我口水臭,污了她的小嘴。唉,把我气得半死。
  奇怪的是,那一次我并没有感觉出小君的乳房会如此辉煌。
  「小君,小时候你的胸部平平,为什么现在……」追了小君好远,才把她抓住。趁着夜色,我把小君拉进了附近的草地里,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把手伸进她的上衣里,紧紧地握住一只大乳房。
  「平你个头,我哪知道?哼,是不是小时候你趁我睡觉,偷偷乱摸?」小君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看见我如此放肆,她狠狠瞪了我一眼。
  「没有乱摸,是很认真地摸。」我嘻皮笑脸。
  小君晃了晃脑袋,思索片刻,好像想起了什么,突然破口大骂道:「怪不得我经常睡觉醒来,就感觉胸部湿湿的。李中翰,你真是一个大浑蛋。」「小君姐姐,我说说而已,你可别污蔑我。」我抱住小君大声喊冤。
  「污蔑你?哼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过什么。」小君冷笑不已。
  「想唬我是不是?呵呵,我光明磊落。」我轻轻捏了一下小君的屁股。
  「偷看我妈洗澡也光明磊落?」小君歪着脖子问。
  我的脑海里轰的一声,如同平地一声惊雷,把耳膜震得嗡嗡作响。好半天才回过神,盯着小君的眼睛我拉下了脸,「小君同学,你玩笑开大了。哥生气的后果很严重。」
  「你生气不生气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妈很生气。」小君一点都不怕我。
  「什么?妈知道了?」我大惊,不假思索就脱口而出。可是我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,因为我这样问,无疑承认自己的罪行。
  看着小君狡黠地看着我似笑非笑,我真感谢上天只是把小君送给我做妹妹,而不是敌人。
  「小君。」我缩着脑袋,小心翼翼地问道:「妈真的知道这件事?」「哼,说起来你还要感谢我。」小君得意洋洋地晃着小脑袋瓜。
  「感谢你?」我莫名其妙。
  小君轻笑,「你偷看妈洗澡,妈是发觉了。但妈不能确定是你,她洗澡出来后很严肃地问我是谁在门口。」
  「那……你怎么回答。」我焦急问。
  小君不屑一顾地撇了撇小嘴,「真是猪头,我当然说是我啦!妈妈马上就问我在门口鬼鬼祟祟做什么,我就说想尿尿。哼,其实妈有个大秘密。」我更焦急了,「算你聪明,妈有什么大秘密?快说。」小君眼珠子转了转,「我不想说。」
  我的好奇心被小君高高吊起,赶紧连骗带哄,「可爱的小君哟!你是哥的宝贝,哥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。你想要什么,哥明天就送给你,你快说呀!」「我想要回家。」小君拼命摇头,笑成弯月般的眼睛真快把我逼疯了。
  「回去做什么?妈在家,我们亲亲嘴都不方便。」我板起了脸。


  「亲你个头!哼,妈今天煮了这么多菜你都不吃,她很生气。如果让她知道你不吃饭去找女人,那后果更严重喔。」小君居然现学现卖,学起我刚才说话的口吻。
  我的脸都绿了,「小君姑姑,现在是考验你对哥忠诚不忠诚的时候了。」「既然你叫我做姑姑,你就不是我哥。既然你不是我哥,我也懒得忠诚。」小君晃起两条怪异的羊角辫子,月光下,她的羊角辫子非常好笑。
  「哦,是是是。姑姑,小翰帮你揉揉乳房好不好?」我坏笑。
  「要揉可以,最好连姑姑的脚也一起揉。」
  小君一屁股坐到草地上屈着双腿,雪白通透的小脚丫不知何时把拖鞋踢到一边,几只脚趾头动来动去,把我的心勾得如同有三百万只蚂蚁在咬。
  「遵命。」我心神激荡,飞快地把两只嫩嫩的小脚抓在手里还觉得不够,干脆捧在怀里。本来半撑身体的小君软软倒下,仰躺在月光倾拽的草地上。
  我左看看、右看看,两只如嫩藕般的脚掌竟让我硬得不能再硬,那冲动的感觉就如摸小君的乳房一样神魂颠倒。
  小君哮叹地嘱咐道:「要轻点揉喔……」
  看小君闭上眼睛很舒服的样子,我心里直嘀咕,改天是不是也让小君帮我舔舔脚耻头呢?
  哎,这种白痴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,小君有洁癖,要她舔我的脚耻头,也许杀了她,她也不会愿意。
  「姑姑的脚真美。」我不得不再次发出感叹。
  「我可警告你,小翰,可以揉,但不许亲姑姑的脚。」睁开半只眼,小君抖动两根可爱脚趾头。我不知道她是在警告我,还是诱惑我。
  「姑姑既然有世界上最干净的手,就应该有世界上最干净的脚。」我大声问道。
  「那……那当然!不过,还是不许亲。」小君一愣,傻乎乎地点点头又摇摇头,真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假笨。
  我恨得心痒痒,冷笑道:「放心,姑姑。小翰绝对不亲,只会啃。」说完一招饿虎扑食,张开血盆大嘴叼住一根脚趾头。
  「哎呀,不要啦!真讨厌,一点都不乖!哎呀,痒死了啦!嗯,人家脚脏,要啃等我回家洗干净再啃好不好?哎呀,不要舔脚趾缝啦!呜呜呜。」小君又哭又叫,不过这次与以往不同。小君的挣扎明显不强烈,她只是在颤抖,颤抖得厉害。
  小君的脚掌心有个漂亮的窝陷,据说窝陷越深那里就越敏感,于是我的舌尖就停在窝陷处打圈圈。小君全身快扭成麻花似的,她一边大叫、一边拼命拔草,可怜她身边的小草逢遭无妄之灾。
  我对小君的反应视而不见,舌头继续四处滑动。那只可爱的小脚丫几乎被我用舌头洗了三遍,但我还是意犹未尽,含着大脚趾上下吮吸。
  「哥,我、我想尿尿。」
  「等一会。」
  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依然手口并用对另外一只小脚进行清洗。
  「哥,我受不了啦!呜呜呜,快尿出来了。」小君发出无与伦比的娇嗲,小手轻轻扯了扯我的裤子,我这才恍然大悟。
  掀开小君的短裙,赫然发现白色的蕾丝小内裤有一大滩痕迹,哪怕是在月光下,这滩痕迹也清晰可见。我伸出手指轻轻按在三角凹陷处,小君娇哼一声夹起双腿,却弄湿了我的手心。
  「小君,想不想爱爱?」知道小君已动情,我侧躺在她身边,双手放过两只小脚丫,转而蹂躏大乳房。
  小君没有说话,她半闭着眼睛微微把下颔抬起,小嘴儿抿了抿,闭了又开,那意思昭然若揭。我冲动极了,但我强忍住,我发誓,今天晚上,在这片草地上我要彻底征服小君。
  「想不想嘛?」我的手指围着最潮湿的四周徘徊。
  「快点啦!妈在等我们回家。」小君撒娇地嚷着。
  「如果小君不想,那等哥再摸上半小时。」我确实在摸,专摸小君的大腿内侧、乳头以及脚趾缝。
  「嗯。」小君发出无可匹敌的呻吟,她不停地喘息,「其实……其实我生气的后果更严重。李中翰,你再逗我,妈今天晚上就会知道好多年前洗澡被人偷看喔。」
  长剑猛出销,铁枪抖红缨。我的利剑锋芒毕露,我的铁枪如龙升天。
  「哎呀。」小君尽管预感得到疯狂,但我插入她小穴的力量还是让她大叫一声。
  我一点都不温柔,粗大的肉棒甚至没有停留半秒就全部没入那紧窄的地方。
  顶着柔软的肉壁,我凶狠地碾磨光滑洁白的阴户,那里是一只像馒头一样的白老虎。


  「李中翰,你真讨厌。」小君从草地上弓起身体,两只大眼睛紧张地注视着我的大肉棒是如何粗鲁、无礼。我满足于报复的畅快,看见小君噘着嘴,向我可怜兮兮地乞求什么,我又拔出大肉棒,再次凶狠地插入。
  「哥,呜。」小君触电似的躺回草地,两只小腿拼命夹住我的腰部,似乎想抗拒我的进攻。但我用浓密的毛根继续碾磨那嫩嫩的阴户,小君连忙松开双腿。
  「告诉哥,妈会知道有人偷看她洗澡吗?」我得意地问。
  「嗯,不会啦!哥,你轻点呀!」小君拼命地摇头,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扭着小臀部。
  「求我呀!」我以不变应万变,不管小君怎么扭,我始终就是碾磨。流出来的液体丰沛,也增加我碾磨的困难,我干脆趴在小君的身上,让她无法动弹。
  「哥,求你了,呜。」小君双手乱舞、又推又扯,但也只如蜻蜓撼柱。眼见无力反抗,她马上委屈求全,桥叹叹地低声哀求。
  「我怕你等会又要求哥用力点。」我讥笑小君。臀部稍微一松,大肉棒滑出小穴半分,臀部又一紧,大肉棒顶回花心,手悄悄地攀上饱满的玉峰,捏住乳头左右旋转,把小君逗得死去活来。
  「你去死啦!我要回家。」小君显然无法忍受这样的折磨,轻轻摇动一下屁股。
  见我还没有抽插的迹象,她勃然大怒。
  「回家?我干死你、干死你。」我冷笑。大肉棒如上了发条的机器,开始无停歇地抽动,密集而有力。小君却在这时熄了怒火,她的小手再次抓向草地,小臀部渐渐配合我的抽送。
  嘤嘤的呻吟中,她的身体有向上移动的迹象,我压住她的双肩,固定她的身体,也固定她的小穴口。大肉棒更加从容地直起直落,准确地打中花心。
  我想这样凌厉的攻势,就是郭泳娴也难以承受,何况小君这个菜鸟。很快,小君的小脑袋瓜就开始摇摆,左右两边的大腿越分越开,一声压抑的娇哼划破寂静的夜空。
  「啊,尿尿了!」小君的指甲插入我手臂的肌肉。我还没有感觉到疼痛,那些温暖的黏液就涌了出来。也不知道里面是爱液多,还是尿液多,总之是一塌糊涂。
  「今天我就要你尿个够。」我的抽插没有停止,心里打定主意,一定要彻底征服这头小狐狸。
  「哥,让我休息一下,我……我头晕。」小君嗲嗲地哀求。
  「那好,你趴在我身上。」我愣了一愣,爱怜地抱着小君的娇躯翻了个身。
  大肉棒不用拔出来,小君就已经趴在我身上。她颤抖的小腹犹自骚动,吐气如兰的气息浇上我的脸,几缕如丝的头发如同主人一样懒洋洋地散在我的胸膛。
  「哥,为什么会舒服?」小君问道。
  我一听就想大笑,但我还是忍着,「因为哥的东西够大。」「噗哧。」小君却先笑了,「那是不是越大越舒服?」「呃……」我无语。
  「就知道骗人,等我休息一会再……」话还没有说完,小君已发出均句的呼吸,我仔细观看,小君竟然沉沉睡去。
  她平时是如此调皮,睡觉时却是如此安静。小巧的鼻翼在月光照耀下微微张合,两排长长的眼睫毛加上倔强的小嘴,真的美到了极点!我的大肉棒也硬到极点,就不知道梦中的小君能不能感受到我的冲动?
  夜色如洗,广袤的天空-片恬静,就连满天的星星都觉得惬意。它们连眨眼睛都懒得眨了,一个个瞪着呆滞眼睛。


上一撸:少女怀春桃李争妍(完)



下一撸: